“云鱼在用户、游戏厂商、产品本身三个地方都需要突破,好在这种技术一出生就是全球化。怎么用代码合约来表现你的思想,这才是难点。”

用区块链游戏来实现游戏的道具资产转换,这样的尝试你怎么看?

以太猫引出的区块链游戏思考

以太猫是第一款区块链游戏。Accretion Game Studio的陈俊澄与郑江华认为,它最重要的意义就是首次形象化向人们展现了加密数字资产。并且,它除了具有一般资产的特征之外,还有可编译性、可玩性。

“以太猫是一个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一个产品,它给了你完全另外一个角度去审视现有的一些规则和逻辑。这个资产是按照合约规定的规则来给你持有的,你只要符合这规则,这个资产就真正永远都是属于你的。这个规则本身不可以被修改,所以也就不可能被别人剥夺。”

云养猫的一个成功所在,直接把猫成功刻制成了一种形象,放在链上,没想到这种结合是如此深度:区块链暨游戏——不是通过区块链来玩游戏,而是本身区块链就是游戏。

“当大家都做交易所,币值钱就可以了。价格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传播工具”,陈俊澄与郑江华认为,世界的发展是协同的,游戏跟区块链结合得是最完美的。”

云鱼:捕鱼游戏与虚拟币交易结合

Accretion Game Studio推出了云鱼游戏,该游戏是传统捕鱼游戏与虚拟币交易的结合,玩家从鱼池中捕鱼并与其他玩家交易,这本身是区块链技术在游戏行业的一种应用。

在游戏中,所有鱼都是基于区块链的,有繁殖能力的鱼经过喂养可以获得生育权,饲料可用以太坊来购买。除捕鱼游戏去捕获云鱼外,用户也可以通过交易市场去购买心仪的云鱼。云鱼产生,繁衍,所有权相关等关键核心运算逻辑和算法都是建立在以太坊智能合约上的。

另外,其他开发者也可以基于本链产生的云鱼的数据特征进行各自的开发,提供各自针对性的游戏或者应用,提供给玩家。

1、游戏性

云鱼的形象是全纯手绘的,作为审美有一定的艺术色彩,有着收藏价值。而云鱼游戏最大的游戏性体现在鱼的基因组的多重变化上。复杂的基因组合为云鱼的形态、也为未来的开发提供预留空间。

云鱼的总量设定为2100万。2100万条保证了它整体是一个通缩性的模型,确保云鱼的稀缺性的价值。云鱼分为四代是在通过限定代数的情况下来提高游戏的公平性与可玩性。

云鱼不需要喂养。这看起来会虽然丧失掉一部分游戏的基础特性,但同时也让用户不必不断进行投入。另外,云鱼的投资属性较强。“运气好的话,可以用0.02以太币的鱼生产出价值200的花子鱼,虽然机率非常小。”陈俊澄与郑江华认为,云鱼前期,博弈类、棋牌类游戏的玩家可能会较为青睐。

陈俊澄与郑江华指出,区块链游戏目前还不能提供现在主流游戏一样的视觉或沉浸体验。“现在的猫与狗的游戏,在我看来只是伪游戏,只是给你一张图片、列表,需要有交互、玩、养成才是真正游戏,这才是真正去掉中心化。”

2、游戏道具的物权交易

云鱼不限于云鱼游戏本身,云鱼利用以太坊的智能合约,试图实现游戏资产之间的转化。不同系统怎么衡量?陈俊澄与郑江华表示,正在对价,代码在不同方有不同解析,自成规则首先是鱼,考虑的是游戏充值、消费的行为。“在游戏里,区块链本身是分摊记帐模式,在游戏里也一样,从零开始,我们能够很好地评估道具本身的价值逻辑。”

他们指出:“我们希望做的是平权交易,比如一个火的游戏的道具与一个不火的游戏进行交易,若由游戏厂商、人为定价不合理,由市场定也不合理,因为各人的感情色彩不一样,需要有一个少数服从多数的共识机制。以前是中心信任制,而现在则是:机器信任制,以智能合约解决问题。”

“这是一个平行帐户,不影响原有游戏的价值体系。道具可以跨平台用,用户不会担心沉没成本很高,鱼不是币,而是在千变万化的形态下,本身就是数据库。”同时他们也指出:“首先是要做成首款养成类的游戏。认可游戏了,才会以点带面,认可这个币的功能。”

3、游戏分发平台的可能性

倘若真能实现,这或许会对游戏分发带来一些重大改变——“若能良性循环下来,相当于这就是一个分发平台,面对的直接就是一群付费的高净值客户。对中小开发者以及用户意义很大。”

“一开始持有你们云鱼的人可能不是游戏玩家,通过以太坊或者EOS来买,操作门槛相对来说会比较高,不过也锁定了高净值。当鱼的价值回归达到一个平衡期的时候,再慢慢往游戏上导量。”陈俊澄与郑江华指出,这是区块链推向普通人的一个很重要尝试。

“游戏厂商的态度很重要,但他们以后不得不接受。iOS是一个中心化的系统,区块链EOS是未来的一个操作系统,以后在EOS甚至会出现超越中心化的企业。我们做的是公平公正的游戏世界里的链接点,道具的链接点。”

去中心化的进一步探索

陈俊澄与郑江华认为,以太猫不限量,团队开始可能没想清楚,持有成本很高,当价格开始逆转之后,可能是另外一种场景。“猫的局限性,体现在它的中心化程度还是非常严重的。身边很多团队去做了猫的事情,去做抽成,对于区块链来说这不够彻底,只是想着在自己的体系里赚钱。”

“当相互不断降低手续费最后就是免费,与其如此,不如自我革命一步到位,直接免费,重新设计完全去中心化的游戏框架。”据了解郑江华一直从事区块链,从2015年底开始,之前做经济投资,之前已经操盘投资过硬件矿机等好几个区块链项目,带来比较好的资本积累,而陈俊澄则是资深的游戏人。见证区块链的不断发展,他们成立了Accretion Game Studio,推出了云鱼。

“算法规定了这里的安全性与逻辑,我们不靠挖矿,靠的是用户活跃度的提升,如果不提升,影响价值,也会影响它的体系,因为喂养才能繁殖,捕鱼才能产生新的鱼,如果交易市场价格不上去,谁会去喂鱼,这是供给与需求问题。投放成本是市场自发的。所有的收益都分配给玩家,玩家就是股东。”

从1.0到3.0的区块链发展:EOS时代即将到来

比特币是区块链1.0的运用,那么区块链游戏就是区块链2.0级别的运用,“小团队可能没有信任上的背书,但如果道具是上链的,情况则不一样。以太坊的交易次数跟过去对比已经大大提升了很多。”

“游戏也分几个阶段,单机时代,玩家是为版权付费;SP时代,暗扣是最黑暗的时代;页游、端游、手游时代,可以通过端口与中心来付费,但没有人来做联结,我们消费的是时间与行为,通过时间与行为打游戏所换来的币是有价值的,从未被定过价,我们要做的就是定价机制——打通物币,解决虚拟世界的传输问题。”

而随着EOS系统的即将到来,区块链可能还将迎来3.0时代——据了解,EOS是以前比特币创始人之一BM创建的区块链系统,“一个比喻是:以太坊是现在的iOS系统,但发布3.0相当于安卓了。”而云鱼除了基于以太坊,将下来的重点也将在EOS上通用。

“云鱼在用户、游戏厂商、产品本身三个地方都需要突破,好在这种技术一出生就是全球化。怎么用代码合约来表现你的思想,这才是难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