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访谈NO.16 | 人称区块链徐志摩的徐义吉,“没有底线”反而赢了人生?

5043

底限是什么?
底限是对自己的预设和限制,全情投入,没有底线。

——星云链(Nebulas)&小蚁(NEO)创始人 徐义吉

No.16
人物访谈

访问时长:11月28日 20:00 — 22:30
微信社群:499区块链小姐姐群
分享嘉宾: 徐义吉 Hitters

星云链(Nebulas)&小蚁(NEO)创始人
前蚂蚁金服区块链平台部负责人
前谷歌搜索反作弊小组成员
同济大学计算机学士

499主持人: Rene Cao

Binance Info VP
NGO Project Ponybaby发起人
曾以凤凰卫视记者身份在中东工作多年

访 · 谈 · 来 · 啦 ·

专业 Part

1

“区块链虐我千百遍我依旧待它如初恋”

Rene :近日,比特币大幅下挫,2018年初至今已持续下跌近七成。比特币的大跌,不仅令整个加密货币市值严重缩水,也令起源于比特币的区块链项目遭到质疑。你认为比特币暴跌等于区块链完蛋么?但也有人说数字货币市场的走势不佳会导致市场监管更完善,有利于发展产业区块链,你如何看待数字货币市场与区块链产业的关系?

徐义吉 :相信群里的很多小姐姐还是第一次经历行业的冬天。我从2012年开始接触比特币到现在已经经历过至少三个大周期的行业冬天了。每一次比特币跌得越惨,下一个周期报复性的增长也会越猛烈。

从整个行业的人口来看是在不断增长,也引起越来越广泛的关注,所以价格的起伏,并不会直接导致区块链完蛋。就像山火之后的土壤更肥沃,可以培育更茂密的森林。只有创新的停滞是毁灭性的灾难。

数字货币市场与区块链产业密不可分,我在很多场合都说过,区块链有三要素:社群、token和工具。我相信,如果没有token的激励,区块链世界不会有现今的发展速度。

Rene :所以我们要更理性地看待这次寒冬,对吗?

徐义吉 :有人是理性的,所以不用过分强调理性。我们要在区块链世界发现有趣,才可能走的更长久。要对区块链有初恋的感觉,不能太功利。

Rene :如今的经济趋势十分不妙,互联网与区块链双双进入寒冬。在全球经济萎缩,国内经济增长拉动力不足的情况下,美团、拉勾爆出裁员信息,京东、阿里变相裁员,华为停止社招,各大IPO的独角兽甚至各大行业都不好过,那么你们计划如何渡过这一波熊市,有无措施来应对这次经济萧条的市场危机?

徐义吉 :我们也有人员调整和收缩,在这个快节奏的行业里,我们不需要人手,只需要人才。熊市大家都能冷静下来好好思考人生,思考未来。我们也在思考,思考公链未来发展的可能性。所以我们最近也组织起了一个公有链技术联盟,以开放共赢的姿态来一起协作推进。

Rene :可以简单说一下这个公有链技术联盟吗?

徐义吉 :公有链技术联盟是我们在创业营愿景计划发起的,希望打破区块链行业公链生态之间相互竞争、封闭发展的现状,以开放共赢的态度打通公链之间的生态孤岛。

2

“STO并不能引领区块链的未来”

Rene :STO最近的大热引起了大众的注意。不知道徐总有投STO的项目么?针对STO项目的二级市场流通您有什么看法?现在美国证监会对项目监管更加严格,你认为未来真的是STO的时代么?

徐义吉 :我个人并没有投STO项目,我也认为STO不一定是下一个区块链的机会。STO的发展路径与区块链本身的逻辑是相违背的。STO相当于把各类传统资产token化,可以说是传统金融衍生品的token化工具。

与区块链本身的创造性革新不符,他并不真正鼓励创新。1CO能成为爆点是因为有技术上的创新,给大众的各种新奇想法提供了进入区块链世界的便利途径。

所以说没有重大创新的工具并不能成为下一个爆点。STO可能可以为一些传统企业和机构进入区块链世界提供一些路径,但这并不能引领区块链的未来。

STO可以理解为使用区块链技术,但真正有价值的是构建区块链世界,在未来一个足够大的世界里去发现和创造一些场景,并解决一些问题。这是STO与1CO本质上的区别。

Rene :你提到,STO可能可以为一些传统企业和机构进入区块链世界提供一些路径,这样的便利是不是可能成为它爆发很重要的助力呢?

徐义吉 :不是,STO还是陷入现有场景的工具,必然要受到更多的限制和监管,也没有给传统世界带来10倍的效率,没有根本解决高摩擦的问题。新瓶装旧酒,本质上还是在资产和交易里面做一些监管套利。

3
“保持对市场的敬畏之心”

Rene :星云链作为首批合作伙伴参与“公有链技术联盟(PCTA)成立发布会”,想必您对于公链技术深有心得。那么您如何看待公链跟Dapp之间的关系?

徐义吉 :公有链生态系统是有问题的,过于封闭和独立,公链的关系应该是合作的关系,而不是敌对的关系。公链和Dapp不应该是茶壶和茶杯的关系,不应该变成从属和拥有。

我们必须承认,没有一条完美的公链。每条公链都有自己的一些特点和去解决的问题,公链是可以相互借鉴学习的。我们目前看到很多公链是一种exclusive的状态,还不够inclusive,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打造公有链技术联盟的原因,希望公链之间有更开放的合作姿态。

Rene :是先完善基础设施还是先开发杀手级应用?您认为第一个杀手级应用会出现在哪一领域?

徐义吉 :我觉得应该是同步进行的,我们需要有探索精神,同时反馈到底层的基础设施中去。

未来的杀手级应用面对的是用户和流量,而不是公链,所以公链间的竞争和封闭也会阻碍杀手级应用的出现。

我并不知道杀手级应用会出现在哪一领域,复盘互联网,98年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互联网的杀手级应用会在哪里。但我们可以从不同角度去尝试和努力,保持开放的态度。

Rene :那么现在仍有很多区块链公司在做公链,你认为现在的区块链项目应该如何避免多走弯路?

徐义吉 :保持自己的观点看法和独特性,多研究市场及用户的需求,向同行学习,保持对市场的敬畏之心。

Rene :你认为现阶段公链、联盟链与私有链,这三者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哪一个更有发展空间?发展方向是什么?

徐义吉 :只有公链可以代表区块链发展的方向。

互联网以前还有局域网,但目前局域网已经基本不存在了。公链、联盟链、私有链不是一个并存的关系,在大的趋势下,所有的人才、用户、流量和技术都会往公链的方向去沉淀推进。

Rene :所以是不是可以理解为 公链的发展空间最大喽?

徐义吉 :是的。

4

“区块链世界需要颠覆式的技术创新”

Rene :相信您入行到现在一定有很丰富的投资经验,您也创办过FBG,是目前顶尖的区块链投资机构,可以分享一下您的投资经验吗?特别是在投资的时候重点是看哪些?什么样的项目是您眼中的好项目?跟小姐姐们分享一下吧~

徐义吉 :真正的技术愿景才是值得投资的,我们不能碰运气。我们承认有些项目没有技术愿景也能取得短期成功,但这不在我的投资逻辑里。

什么叫技术愿景?我认为对大多数人听上去是疯狂和不可能的事情,是真正的技术愿景。区块链世界需要颠覆式的技术创新,我们不能用1+1的优化创新的逻辑去看待。

Rene :我想FBG基金创建的过程肯定是非常传奇又扑朔迷离的,可以跟小姐姐们说说当初是怎么与周硕基走到一起的吗?

徐义吉 :FBG当时是我牵头找硕基搞的,他当时还在做一些交易和汇兑相关的事情,我觉得并不sexy。

当初成立FBG也是看到了市场的一些机会。我们发了一个基金,募了1000个BTC(当时BTC差不多4000人民币左右-16年8月份)

投了几个项目包括1CO365,币安和AE等等,带着海外的不少项目在中国做了一些路演,构建了一些资源和连接。

所以FBG在当时有一定的前瞻性,不可否认也有一些运气的成分,因为行业发展太快。但未来,FBG一定不是终局,我们看到行业还在继续剧烈地变化,如果FBG没有适应行业发展的需要,也会被淘汰,我们要对行业和市场保持足够的敬畏。

私 人 区

1

“全情投入,没有底线”

Rene :从Gempay竞付宝到蚂蚁金服,从小蚁区块链到星云链,再到创办FBG基金,你的角色在不断变化,那么从投资者到创业者,你的心态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最大的感悟是什么?

徐义吉 :其实我给自己的定位一直不是一个投资者,而是这个行业的参与者,我一直想的是可以为这个行业贡献些什么。

当然我进入这个行业比较早,也从这个行业中享受到一些早期红利。我希望在行业中享受到早期红利的人都可以来继续为行业作出一些贡献。

不要问区块链能为你做什么,而要问你能为区块链做什么。当你全情投入,你的利益模型自然就会变的更为长远。

Rene :全情投入,有内心的源动力才是最大动因,才能成就更大的经典。那我想再问问,你是如何在快速迭代的行业变化中精确地抓住行业痛点的?对于信息的快速抓捕、分析、输出的能力,你认为有什么方式可以锻炼培养?

徐义吉 :保持专注,少参加些行业会议。答案一定在每天的工作中,答案在第一线。😊

Rene :这么多次的商业跳转变化中,有没有你自己坚定不变的商业核心或者原则底线?

徐义吉 :底限是什么。底限是对自己的预设和限制,全情投入,没有底线。区块链对我来说已经远超过商业的意义。我就是这个行业的一份子。区块链行业很大,只要是对区块链这个行业发展有利的事情,我就愿意去支持。

2
“新手就是因为看眼前才会容易慌”

Rene :可以说你经历了中国区块链行业成长的全过程,也见证了比特币的大起大落,比特币带给过你惊喜也带给过你失望,你认为入行以来自己经历过最大的挫折是什么呢?当时是什么支撑你坚持下来的呢?

徐义吉 :经历最大的挫折,可能是Gempay。因为我做的其他项目无论是小蚁,FBG还是蚂蚁金服的区块链部门,到现在都有不错的发展。

只有Gempay是最后关门了,那个时候2015年,也是行业的低谷期,我差点都要改行,最后还是坚持了下来。

当时我找暴走恭亲王一起改行做互联网营销,他说做区块链挺好,我想想可能也是,就留下来了😳。还有很多重要的男人,比如现在星云合伙人王冠,冠哥。

Rene :现在市场情况不佳,还有很多人离开行业,行业内也有不少人开始陷入迷茫。你认为现在让大家陷入迷茫的究竟是什么?

徐义吉 :我觉得不存在所谓的困局,举个例子,你在高速上开车,只有看得远才能开得稳。新手就是因为看眼前才会容易慌。我们要有足够的愿景才会去面对所谓行业的低谷。

Rene :有时候也会无力吧,面对这些伟大的愿景,我反正会。

徐义吉 :当然,我们都是人,不是神。

Rene :怎么化解呢?

徐义吉 :学习,看书,留时间独处,找到真正的兴趣点,而不是利益点。找到使命感,带领大家走出去。

芊 越 :上面有提到愿景引领自己,那你内心的愿景是什么呢?

徐义吉 :超越自己,证明区块链。具体来说,就是我认为我们8090后这辈子真正通过技术革新来创造价值的浪潮机会,不会很多。区块链对我来说可能是最大的机会,需要全情投入,抓住机会。要经历足够的绝望才能有所明白。

Rene :所以你觉得自己是一个理想主义的人吗?

徐义吉 :是的,我15岁开始写诗,以前想过成为作家。

Venis :那你最喜欢的诗人是谁?

徐义吉 :我比较喜欢莱蒙托夫,所以我在阿里的花名是莱蒙。(心里藏了一个徐志摩的徐老板)

3
“区块链就是生命体,他有自己的意志”

Rene :从互联网到区块链,你抓住了每一个风口,也在摸着石头过河,你认为区块链是否也会像互联网一样,发生内生的价值突变?

徐义吉 :是的,生命体的进化来自于繁殖和突变。区块链就是生命体,他有自己的意志,不以某位大佬的意志为转移。

Rene :你觉得哪一些经历对于你认识区块链有特别深刻的影响?

徐义吉 :13年我创建比特创业营社区的时候对我影响很大,之前创业不成功,逼着你走出去和大家发生连接,也认识了很多有趣和有想法的朋友。很多时候现在的大佬不像当时那么有趣了,我想可能是为声名所累吧。

Rene :有哪些朋友是当时认识的?有没有谁在关键的时候给了你最重要的帮助?

徐义吉 :当时认识的是一群最早的创业者,多数也是现在的领军人物。关键时候的帮助其实是来自于大家都选择走下去,兄弟般的情谊。酒干了,明天继续走下去。照片是14年2月底应该。

珍贵视频资料:

(左一王冠,左二Kaku,左三大头,左四达叔,中间V神,右一蓝领,右二 初夏虎,右三徐义吉,右四巨蟹刘嘉陵)

Rene :背景上的BAC是?

徐义吉 :当时这个bac背景花了800块,我和冠哥搭建了半小时哈哈。BAC- bit angels club比特创业营。
(http://www.bitsclub.io/cn/index.html 连接一切区块链价值)

Rene :站在现在看过去是一种心态,看未来是忐忑的么?

徐义吉 :感觉很温暖。我们都会死的,人生并不漫长。我们选择折腾:)

Rene :有没有试想过未来世界的样子?未来的区块链会不会成为经济体?

徐义吉 :我们认为区块链本来就是经济体。一种带有价值激励的属性的网络自然就具有构建成经济体的潜力。

Rene :你个人的最终理想是不是就承载在这样的经济体之上呢?或者说这是一个途径?

徐义吉 :我个人的理想是:在区块链世界发现并定义新的场景,创造新的价值。

Rene :现在每一天在做的事情,是感觉理想在靠近吗?

徐义吉 :生活不能没有希望,不是吗?理想只是你自己的一个念头而已,理想不重要,每个人都应该活在希望中,这个世界会变的更好。

4
“499就是区块链的生产力,发动机”

Sarah:为啥比特创业营没有妹子啊(偷笑)一个都没有?

徐义吉 :确实不多,当时的问题太极客了,妹子不太容易理解。

Rene :现在好了,有499小姐姐~Hitters有特别欣赏的区块链小姐姐吗?

徐义吉 :女性是非常伟大的,在很多关键时刻,我看到很多女性都比男性坚毅。

Rene :这个答案不知道大家觉得满意吗?不满意可以要求重新回答😀。

徐义吉 :未来终究是499们的,不行就发展下一代,继续。499就是区块链的生产力,发动机。

Rene :好呀~ 那给499小姐姐们提点什么建议?

徐义吉 :多发展小哥,下线,备胎,为区块链加油!(开玩笑)当前大多数人还不了解区块链,我们可以一起让它变的更有趣。区块链首先要变得有趣,其次才是有用和有效。很多妄人每天都叫嚣区块链是一切的答案和超级有效,这个是很搞笑的。

自 由 问 答

1
“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在第一线找到机会”

Rene :从蚂蚁金服到离开创业,你的价值追求有无发生变化?有没有挖掘到自己某一方面的短板?在难以取舍时该如何作出自己认为正确的判断?对于如今正在摸爬滚打的创业者们有什么建议?

徐义吉 :我加入蚂蚁金服和离开蚂蚁金服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证明区块链。当初加入蚂蚁金服也是因为阿里有可以提供证明区块链的用户和流量,离开也是因为我并不认同联盟链,我要去证明区块链。

没有所谓正确的判断,不要盲从所谓的潮流和大佬,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在第一线找到机会。

2
“只有偏执狂才可以成功”

郭蕊MOON:您曾说想成为区块链世界里的乔布斯,作为一个比较理想主义的人,一直也试图去定义和发现新的东西,对于日常没有创造力的工作,可能并没有那么感兴趣。您觉得自己跟乔布斯相比,有什么相同点及不同点?

徐义吉 :相同点是对于产品和极致的追求,有一句话,只有偏执狂才可以成功。需要有一些见解、自己的观点和疯狂的想法。

不同点…乔布斯小学三年级就跳级了,连跳两级,我成绩没他好,没跳过级。比他好的是我读完了大学,他好像没有。

– End –

徐义吉 :感谢和499共渡一个愉快的夜晚,最后送一首冯至的小诗吧,大学读到的突然想分享给大家。